移動開發的羅曼蒂克消亡史

2019-02-14

今天,我想給大家講一段故事,這個故事里包含有黑科技、天才少年,有意氣風發的豪情和壯志未酬的遺憾。更重要的是,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是我人生中的一段重要經歷。

對于互聯網人來說,這個冬天格外寒冷。

“辛苦一年半,現在要被聯合創始人給踢出局了,技術創業真是悲哀。”一個沉寂已久的微信群里,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我看了一眼發消息的人,備注是“勇哥 創業”,我心里一緊。

群友被這個消息炸出來,有的看熱鬧,有的義憤填膺,紛紛要求曝光無良公司。我卻不由得回想起當初與勇哥結識的故事。

勇哥大名叫張勇,我與他相識是在 2015 年秋季,當時我正在一個程序員論壇上閑逛,突然一個帖子映入我的眼簾:“搞了個安卓上免安裝運行的,準備開源一下”。這個帖子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興趣。

移動開發正是我當時的關注領域,我對智能手機上一切前沿的、好玩的技術都充滿好奇。帖子里說,他的這個技術可以通過主 App 啟動任意第三方 App,我以前從未聽說過這樣的技術。

很快,通過朋友介紹,我和帖子的作者張勇搭上了線,他當時是安卓版 360 手機助手的技術負責人,9 月份,我前往酒仙橋 360 總部,與他見了面。

張勇敦厚面相中透著機靈,和大部分程序員不一樣,他十分健談,說起自己開發的 DroidPlugin 眼里帶著光。和他聊了兩個小時,我確信,這是一項安卓開發黑科技。

安卓黑科技

中國的技術都是業務驅動的,先有需求,然后研究怎么能做到,DroidPlugin 誕生的背景也是如此。

14 年左右,中國和國外的 App 理念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兩條道路。在國外,一個 App 最多做兩三件事,但在中國,一個 App 恨不得裝下所有功能,這就是所謂的超級 App。

超級 App 有很多好處,但是,谷歌在設計安卓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存在超級 App 的情況,在安卓早期版本里,一個 App 里只允許存在 65536 個方法,一旦超過就會報錯。65536 已經很大了,就和千年蟲問題一樣,開發安卓的工程師們根本沒想到有 App 會需要那么多的方法。

這個問題在國外被 Facebook 發現了,Facebook 的 App 很大,可能是國外僅有的幾個可以稱作超級 App 的應用了,它給出了一個暫時繞過的解決辦法。

國內開發者不滿足這種暫時繞過的方法,早在 2012 年,大眾點評的工程師圖毅敏在研究 Android 源碼的過程中就發現,通過對 AndroidDynamicLoader 方法的應用,可以做到動態加載資源甚至代碼。2014 年底,當時在百度的安卓工程師任玉剛開源了 Dynamic-load-apk,將這種方法更進一步。

到張勇這里,他把動態代理發展到了極致,讓 Android 系統的四大組件都可以動態加載,這樣,安裝 App 的時候只用裝一個宿主 App 或者叫殼 App,然后在宿主 App 里遠程下載代表各個功能模塊的 App 就行了。這種技術流派,后來被稱為安卓插件化技術。

想象一下,你的手機只用安裝一個 App,如果想用其它 App,點擊下載之后就可以運行,省去了麻煩的安裝過程,甚至你還可以用不同的賬號同時打開一個 App,這就是插件化的神奇之處。

安卓插件化的一個變種是組件化技術,它并不用分成不同的 App,而是平時各個模塊分開開發,發布的時候一起打包,這種技術的集大成者就是手機淘寶研發的 Atlas 組件化框架,2014 年初伯奎對外首次分享,2017 年 3 月正式開源。

超級 App 還會帶來一個問題,就是 App 的更新,當 App 由數十個團隊,數百上千人開發,版本控制和更新變成了一個很麻煩的事情,特別是線上版本發現 bug 時需要及時更新版本處理,而國內安卓渠道眾多,依賴各個平臺更新是不現實的,只有自己處理更新,為了降低更新給用戶帶來的影響,國內又發明了熱更新技術。

早期的熱更新技術借鑒了安卓極客最愛的工具 Xposed,2015 年 7 月左右,淘寶的白衣開源了安卓切面編程框架 Dexposed,它在 Xposed 的基礎上進行改造,使其不需要 root 就可以任意改變應用的功能。但是,這個技術只支持 Dalvik 運行時,對于新的 ART 運行時無能為力。隨后不久,支付寶安卓團隊推出了 AndFix,能很好的支持 ART,很快成為阿里系的標準熱更新工具。

2016 年,美團的人告訴我,他們在研究了 Android Studio 2.0 里的 Instant Run 功能后,推出了 Robust 熱更新框架,成為安卓熱更新的一個新的技術流派。

插件化、組件化、熱更新,從 2015 年開始,國內的移動開發技術爆發了井噴式的發展,這些是國內獨有的技術,在這一期間涌現出無數開發者,他們抱著極大的熱情研究技術并進行開源和分享,那是一個對移動開發者最好的時代。

在這一群人中,我有兩個人印象比較深刻。

天才少年

2016 年初,我開始籌辦 GMTC 全球移動技術大會,找張勇推薦講師,他給我介紹了羅迪。從勇哥的描述里,顯然他對羅迪的技術極為認同,然而讓我大吃一驚的是,羅迪當時才高二,還是個在校學生。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天才少年。據他自述,他從初二開始自學編程,初三開始學 Java 和安卓開發,業余時間全部用來學習和研究 Android 源碼,這一點,就連職業的開發者也難以做到。他的天才并不是說具有學習和編程的天賦,而是可以靜下心來學習在一般人看起來枯燥的技術。

不過,雖然我認同他的技術,但是在權衡之后我還是放棄了讓他當講師的想法,因為不想拔苗助長。但我邀請他來參加 GMTC 大會,以及一個安卓的閉門會議,并在閉門會議上做一個分享。

6 月 24 號,GMTC 如期舉行,我也見到了羅迪,他在微信上很活躍,但在現實中看上去比較木訥,講一句話需要思考一段時間,不太擅長與人打交道。

他說,插件化今后的方向是沙盒和雙開,后者又被稱為“分身”,曾有一段時間,各種手機游戲小號、微信分身非常火,就是用的這種技術。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那次閉門會議,幾乎囊括了當時在安卓插件化方面研究最前沿的一批人,會議結束后,我請他們吃飯,拍照留念,現在一看,全是回憶。

微信圖片_20190214103557.jpg

GMTC2016 安卓插件化閉門會議合影,后排右二是羅迪)

當時的羅迪已經被市場所發現了,我發布了采訪他的文章后,有人專門給我寫郵件想讓我把羅迪介紹給他,張勇還告訴我有老板專門到北京就是為了看他。

再后來我沒有他的消息了,不過,他給我帶來了一點體會:當一個行業井噴時,會有這樣超出常理的天才涌現。

Bang 和他的 JSPatch

上面介紹的技術都是安卓平臺的,iOS 和安卓平臺的技術差異很大,像插件化這樣的技術不太可能實現。在那幾年里,iOS 討論最多的是組件化。

不過,iOS 和安卓有一個共同的需求,那就是熱更新,和安卓分發渠道太多不同,iOS 需要熱更新,是因為蘋果審核太慢,以及審核容易發生意外,雖然蘋果有快速審核通道,但那遠遠不夠。我們需要能繞過蘋果審核的更新辦法。Bang 的 JSPatch 應運而生。

Bang 是潮汕人,2016 年我邀請他參加了第一屆 GMTC 大會,在短時間的接觸中,感覺似乎比較靦腆,但在網絡上,他有一個博客,我很喜歡看他的博文,不僅言之有物,而且能切中要害。

Bang 因為 JSPatch 而名聲鵲起,GMTC 的時候他的演講爆滿,有人專門過去看他。

JSPatch 并不是第一個 iOS 熱更新工具,在之前還有基于 Lua 的 WaxPatch,后來由淘寶的君展維護,但 WaxPatch 需要帶一個 Lua 運行時會增大體積,而 JSPatch 則頗為小巧,借助 iOS 平臺內嵌的 JS 引擎,代碼行數長期保持在 2000 行以下。從 2016 年起,我了解到的國內大多數頭部應用,幾乎全部使用了 JSPatch,包括互相之間存在競爭的 BAT 巨頭們,在注重門戶之見的國內,這實在是個了不起的成就。

然而,正因為 JSPatch 的流行,當蘋果決定收緊審核政策時,JSPatch 首當其沖,結果讓整個中文互聯網幾乎都受到了影響,這個下面再談。

百花齊放的時代

2016 年,國內的移動開發技術發展到了最鼎盛的時期。插件化 / 熱更新成為顯學,成為高級工程師的必修課。

張勇在樂視最風光的時候去了樂視體育,后來又被人鼓動,以技術入股的形式去做 PC 安卓模擬器的創業。

360 安全衛士的張炅軒等,開發了一個更完美的插件化技術 RePlugin,并在 2017 年的 GMTC 上開源。

聚劃算的樸誠發布了 LuaView,另一個基于 Lua 的 iOS 熱更新工具。

剛剛收到蘋果投資的滴滴宣布合并 Uber 中國,它招募了當時 iOS 領域的大牛 Sunny 孫源和安卓的任玉剛,開始在移動技術上大展拳腳。過不久,Sunny 就推出 iOS 動態化方案 DynamicCocoa,它比 JSPatch 更加激進,已經有安卓插件化的幾分模樣;曾鼓搗出 Dynamic-load-apk 的任玉剛則推出安卓插件化方案 VirtualAPK,與 RePlugin 同臺競技。

QQ 還推出了一個號稱史上最瘋狂的 iOS 動態化方案 OCS,它們開發了一個自己的中間語言 OCScript,還開發了一個自己的虛擬機 OCSVM 去執行它……稍微懂點編程的就知道這是一個多么瘋狂的方案。

那的確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而身處這個時代甚至參與其中,幾乎每天我都活在激動當中。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InfoQ 的使命是推動軟件技術發展,這是一個頗顯狂妄的說法,技術推動社會發展,而我們要推動技術發展。我將它當作了我的職業信條。在那段時間里,我能感覺到所處領域每天都在往前發展,能感覺到我所作的事情,無論是報道和微信社群,還是線下大會和沙龍,就像拓荒一樣,都在一點點的推動這個領域的外延更加擴大。沒有比這更好的工作了。

當時我發現一個問題,就是這些黑科技只在國內發展,沒有人把它介紹到國外去,國內外之間缺乏交流。于是我給 InfoQ 英文站的社區編輯 Sergio De Simone 寫了一封郵件,看看有沒有可能對國內的技術做一些報道。Sergio 是一名軟件工程師,業余時間幫 InfoQ 英文站寫了許多技術報道,其中大部分是移動領域的。

微信圖片_20190214103617.jpg

然而 Sergio 的回復讓我比較沮喪,他認為這些技術違反蘋果和谷歌的規則,不太可能在國外應用,因此報道的興趣不大。曾經動過想把張勇推薦到國外 QCon 的心思也熄滅了。

2016 年 6 月的閉門會議上,我號召大家多多在國外網站和社區上推廣插件化技術,可惜沒人聽進去,在我了解的范圍內,唯一做過這方面的努力的是 LBE 的馮森林,他在參加 Google IO 的時候向國外工程師演示插件化的神奇,據說當時老外驚呆了。后來谷歌推出了自己的免安裝應用 Instant Apps,不知道是否有受到啟發。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可以做得更多的,即使未必有用,但總得試一試。

然而還沒有等我再次鼓起勇氣,蘋果的打擊到來了。

蘋果的一封信

2017 年 3 月,眾多 iOS 開發者收到警告郵件,聲稱其 App 違規使用動態方法,責令限時整改。

這封郵件引起了開發者的恐慌,連 React Native 都遭受池魚之殃,經過一番尋找之后,發現問題集中出現在兩個熱更新工具 Rollout 和 JSPatch 上,其中 Rollout 國外用的較多,JSPatch 則主要是國內使用。

在當時的分析文章里,該事件的影響一節里我寫道:

在國外,本次警告事情其實受影響并沒有那么大,國外 iOS 平臺熱修復或熱更新并不流行,Rollout 的聲明里,本次只有數百個 App、數百萬最終用戶受到影響。

但在國內,這一數字要遠遠超出。去年以來,凡是公開分享過 iOS 應用架構的,都將熱修復作為其基礎設施之一,可以說大部分頭部應用都有使用 JSPatch 或類似方案。本次受影響的國內 App 數以千計,覆蓋的人群則包括幾乎所有中國 iOS 用戶。

更長遠的影響是,熱修復對一個團隊的開發流程和節奏緊密相關,很多團隊都必須修改相應的開發流程來適應變化。

這一判斷并沒有夸張,在蘋果警告之后,iOS 動態化的工具都轉入地下發展,關于這方面的研究和分享也急劇減少,甚至連整個 iOS 技術的分享也變少了。在另一篇文章里,我寫道:蘋果的一封郵件像《三體》的智子一樣鎖死了國內技術。從那以后,“iOS 開發沒人要了”成為一個梗,流行起來。

微信圖片_20190214103623.jpg

在安卓平臺,雖然谷歌沒有能力像蘋果一樣干涉國內的開發,但插件化技術從另一方面遭遇了困境。

這一困境就是安卓新版本以及國內各種魔改 ROM 對于底層的改動。安卓插件化技術依賴部分底層方法以及私有 API,而這些在新版本里是很有可能改動的,一旦修改了,插件化就會失效甚至出錯。國內各大手機廠商的系統也喜歡對底層進行修改,它們的修改甚至都不會公開告知,因此兼容問題是插件化技術遇到的最大挑戰。

2018 年發布的 Android 9.0,甚至要求開發者不得使用私有 API,少了這些 API,安卓開發被重新關回籠子里,還能玩的黑科技大大減少,無意之中竟然取得了和蘋果警告類似的效果。

在蘋果警告之后,我瘋狂的閱讀網上的報道,希望能看到轉機,然而越是讀下來,我的心里越是冰涼。

Hacker News 對于事件報道的討論串里,大部分人對于蘋果的行為持贊同態度,原因是隱私和安全。

插件化和熱更新對隱私和安全的威脅在于,用戶無法控制或得知應用被偷偷的嵌入惡意代碼,部分插件化方案要求提前獲取所有插件 App 所需要的權限,這意味著開發者可以利用它來竊取用戶的隱私。

而隱私和安全在國外是一個禁區,不可越雷池一步,即使并沒有造成實際危害,只是有這方面的風險,相關的技術就不可能被允許。這個,其實 Sergio 早在一年前就告訴我了,然而我還抱著僥幸心理,并沒有重視他的回復。

插件化和熱更新的問題就在于它們的能力太強大了,猶如過于鋒利的雙刃劍,從蘋果和谷歌的角度,必須要加以限制。

事實上,插件化已經被拿來做過壞事了,DroidPlugin 就曾被黑產利用,在 2017 年爆發過 Triada 和 TigerEyeing 兩起病毒木馬事件。

至于熱更新實際上尚未造成危害,它只是被一家國外安全機構檢測到有風險,就遭到了蘋果的堅決取締。但在國內,它已有被濫用的苗頭,在蘋果警告事件中,有些沒有使用熱更新的 App 也收到了警告,后來才發現,有些第三方的 SDK 使用了 JSPatch,而這些第三方開發商做些什么,甚至連 App 開發者也不能控制!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插件化和熱更新是需要防止濫用,而在之前,我只看到這些技術好的一面,對于它們的負面影響刻意忽視,違背了媒體中立的準則和監督的職能,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不成熟。

從另一方面思考,我又難掩憤懣之情——蘋果和谷歌打擊插件化和熱修復,實在是太輕易了,并且,從始至終,它們從未與國內開發者有過溝通,從未考慮過國內的特殊情況。

蘋果取締熱修復,只需要通過一封郵件,它甚至都不需要修改審核規則,而只需要暗中調整規則的解釋:iOS 安全大牛蒸米在微博上說,警告中提到的動態方案,其實審核上一直寫著不讓用,但是實際用了審核也并不會被拒。而現在,它們只需要嚴格執行規則就行了。

而國內和國外,不僅在對待隱私上的態度不同,App 的形態上也有差異,國內的超級 App 帶來的新需求,為什么不能讓蘋果為國內市場單獨推出一些新功能和政策?

我深深的體會到,國內的這些移動開發技術,其實就是沙灘上的城堡,對于操作系統的路徑依賴,讓蘋果和谷歌哪怕做一些小小調整,也足以讓這些酷炫的黑科技遭到毀滅性打擊。

這段經歷讓我無比渴望國內出現自主的操作系統,讓我深刻理解了自主操作系統的重要性、底層技術和制定規則的重要性。然而我也知道,要做一款主流的操作系統,不僅僅是技術問題, 更重要的是歷史的機遇。

更實際些的考慮,要盡量避免類似的事件發生,我們需要盡量加強國內外的技術交流,避免雙方的技術差異過大。

2017 年 6 月的第二屆 GMTC 的開場上,我提醒參會者:蘋果和谷歌一直在堅定的推動 Web 技術,在熱更新和插件化的道路選擇上,我們和國外走得越來越遠,這真的是一件好事情嗎?我們是否走了彎路?

然而,這已經是馬后炮,這些“黑科技”技術的衰落,已不可避免。

為了忘卻的紀念

對我來說,這篇文章充斥著大量的回憶,格外難以動筆。

對于過去的事情,記憶難免有所美化,有些地方也可能記錯,讀者如果發現,還請海涵。

這段經歷對我的打擊甚大,在一段時間內,我甚至對移動技術失去了興趣,沙灘城堡的意象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看到新的技術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說:沒有用的,只要蘋果爸爸稍微改改,這技術就得進歷史的垃圾堆……

在做移動開發內容和活動時交了一些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后來大部分也不再聯系了……

插件化和熱更新技術是真的不可避免的衰落了,它們已經錯過了歷史機遇期,新的技術已經從另一個維度實施了降維打擊,沒錯,說的就是小程序。

據了解,有些大型 App 如淘寶等,已經開始用小程序來取代一些原生的功能模塊,這一職責正是插件化的范疇,而小程序的熱更新相比原生,更加簡單和自然。小程序還能成為平臺吸引第三方入駐,這在插件化中只有在 RePlugin 那里有些想法的雛形而已。

更大的改變則來自于行業風向的變化。頭條系“App 工廠”取得的巨大成功,讓人們重新思考 App 矩陣的價值,人們不再往超級 App 里加功能,而是又開始開發新的 App 了,對這些 App,插件化基本沒有用武之地。

很多移動開發者都轉行了,張勇最終還是和老板協商解決了問題,投身到下一份工作里。

Bang 去了螞蟻金服,他還在堅持。在他 2018 年總結的博文里,他寫道:

JSPatch 8 月開始遭受另一波審查升級,混淆的方案失效,蘋果確實針對 JSPatch 做了比較厲害的掃描手段并在不斷升級,今年跟審核團隊溝通他們也是表示不喜歡 JSPatch,還是那套審核后不能修改的說辭,就算解決了安全問題也沒用,比較無奈,但熱修復需求還在,JSPatch 平臺還是會繼續找解決方案。

蘋果仍然在趕盡殺絕。

插件化熱潮注定成為技術發展的一段小插曲,也許再過幾年,不會有人記得了。那段激情飛揚的歲月,終將成為 The Wasted Times。

微信圖片_20190214103629.jpg

(電影《羅曼蒂克消亡史 /The Wasted Times》劇照)

他一直拖到一九四九年五月初才坐上去香港的輪船,算得上真正的末班車。沒有人知道他在拖什么或等待什么,我想他自己也未必知道,不過是下意識的拖延。不久他就死在香港,死前再沒有值得記述的事件或說過的話,他基本沒再說話,這沒什么可奇怪的,一切都不值一提,他終于走向自己的沉默。

西安軟件開發、西安APP開發、西安軟件外包、西安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建設、電商軟件開發、社交軟件開發、直播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制作、西安區塊鏈開發

我很喜歡這段話,覺得感同身受,做過什么,發生什么,到末尾一切都不值一提,然而我終究還是拿起筆,記下那些為了忘卻的紀念。

跨入人工智能時代,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終于出現了?

2019-02-14

人類是一種擁有強烈自我意識的高等智慧生物,所以我們想象之中的機器人除了擁有鋼鐵之軀以外,也應該擁有自我意識,因為只有擁有了自我意識,才能夠稱之為名副其實的機器人,否則也只不過是一部機器而已。然而,要讓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雖然有很多科學家都投入其中,一直以來卻毫無進展。一般我們所聽到的人工智能其實都是弱人工智能,所謂弱人工智能,簡單來講就是沒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是可以根據人類預先輸入的指令而機械化的完成某項工作的機器。

微信圖片_20190214101117.jpg

從本質上來講,稱弱人工智能為機器更為妥當,而真正的機器人則指的是強人工智能,也就是能夠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是科幻電影中我們所看到的那些擁有鋼鐵之軀和無盡智慧的家伙們,是那些可能對人類統治地位造成威脅的家伙們,雖然理想是遠大的,但一直以來在強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幾近空白。但現在,一切改變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科學家們聲稱,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誕生了。在詳細了解這個真正的機器人之前,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人類自我意識的產生,這樣比較便于我們去理解接下來的內容。

微信圖片_20190214101121.jpg

人類擁有強烈的自我意識,但顯然人類的自我意識并不是天生就如此之強,而是通過不斷的學習和自我認知來使自我意識得以增強。簡單來講吧,一個新生兒每天躺在嬰兒床中在做什么呢?在我們看來,他不過是躺在那里咿咿呀呀而已,可實際上他是在進行自我感知,感知自己的手臂、自己的雙腿、自己的眼睛以及耳朵,在這一過程中,嬰兒的自我意識不斷增強,開始逐漸意識到自己所具有的能力和待開發的潛力,終有一日,嬰兒明白了自己到底是什么。而這個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和新生的嬰兒簡直像極了。

微信圖片_20190214101128.jpg

何以證明這個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呢?科學家們制造完成這個機器人的外觀實際上是一個機械臂,他們并未給機器人輸入任何的程序指令。隨后機器人開始隨意移動,并在這一過程中開始進行自我感知和機器學習,在經歷了三十余個小時之后,這個機器人已經對自身有了充分的認知,包括自己的尺寸、移動能力以及機械手臂的拾取能力,簡單一點來說,就是這個機器人明白了自己到底是什么,然后這個機器人便開始進行實際工作了,它不斷使用機械手臂拾取物品,并將物品運送到另一個位置。這太有趣了。

西安軟件開發、西安APP開發、西安軟件外包、西安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建設、電商軟件開發、社交軟件開發、直播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制作、西安區塊鏈開發 

機器人通過自我感知認識到了自己的能力以及所要完成的任務,可以說這個機器人已經擁有了自我意識。只不過它的自我意識相比人類還差得遠,但這已經是人工智能領域的一大技術突破了。有人會質疑強人工智能的研發,認為這是人類自我毀滅的行為,不可否認,讓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對于人類來說的確存在著一定風險,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進行研究呢?因為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可以有更好的適應性,能夠更高效的完成工作,一些科學家認為,如果我們能夠讓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那么我們也應該能夠很好的控制它們。不過,對于強人工智能,在我們對前景表示樂觀的同時,也要保持謹慎的態度。

2019年,區塊鏈的困局和希望

2019-02-14

2018到2019的時間跨度,是區塊鏈“去泡沫化”的過程。熱錢帶來的躁動不安,逐漸散去,人們開始重新審視區塊鏈的價值。新華社更直接指出,市場出清后,“產業區塊鏈”時代即將到來。

但是,經濟學家們對于區塊鏈技術未來發展方向和應用領域,卻有著不同的觀點。

在騰訊金融科技智庫出品《見證2019百位經濟學家問卷調查報告》中,關于區塊鏈的意義分歧很大,33%的經濟學家認為區塊鏈技術意義重大;32%認為意義一般;19%認為意義不大。

這背后隱含的問題是,區塊鏈技術究竟如何落地,接下來該往哪里走?

值得慶幸的是,當泡沫被刺破后,產業區塊鏈開始走上舞臺。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550.jpg

這是新的開始。

在這個階段,互聯網巨頭和傳統企業接棒行業主導地位,大大小小的區塊鏈技術創業公司開始嶄露頭角。從應用落地、商業模式探索到與其他前沿技術的結合,盡管遭受質疑,一路磕磕絆絆,產業區塊鏈探索的腳步從未停止。

在剛剛結束的“鋅火燎原”杭州站沙龍上,鋅鏈接創始人龔海瀚邀請螞蟻金服、趣鏈科技、云象區塊鏈、金丘科技、標準鏈、京衡律師事務所等相關負責人,共同探討產業區塊鏈的技術應用落地情況和前景。

產業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探討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554.jpg

螞蟻區塊鏈產品總監魚朋:

我認為區塊鏈有點像工業時代的蒸汽機。蒸汽機其實就是一個熱量傳遞,讓氣體能夠在封閉的狀態下產生張力、產生動力的機器,最開始的時候跑得沒馬快。任何新發明和技術都有一個發展過程,有發展路徑,區塊鏈也是類似的。

區塊鏈概念本身在技術上并沒有本質的創新,實際上延續以前的分布式技術、點對點通信技術,加上密碼學。在應用場景中做到去中心化,在數據上不可篡改等方面有優勢。

在數據時代,區塊鏈以我們的大數據作為生產資料,數據智能作為新的生產力,決定了我們必須要有一種新的生產關系。所謂的生產關系就是說在這種新的生產力的模式下,人人之間的關系還有企業上下游之間的關系該怎么整理,這就是區塊鏈的魅力所在。

2019年,隨著區塊鏈技術應用的發展,2B這樣區塊鏈落地場景。一項技術也好,一個平臺也好,主要還是解決企業從而到人的問題,滿足人的需求。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618.jpg

金丘科技區塊鏈戰略發展部高級副總裁劉明瑞:

金丘科技做了很多區塊鏈的實際應用落地案例,踩過很多雷。我來舉幾個區塊鏈應用困局的例子。

第一個困局是麥肯錫文章所指的,支付領域困局。以某區塊鏈支付領域公司為例,xCurrent、xVia、xRapid三種不同的產品,但用得最多的xCurrent只是一個債權,相當于白條,沒有使用到真正區塊鏈的技術。xRapid有應用區塊鏈技術,但據說只有一個二線墨西哥的財務公司在使用它的產品,這是因為在支付領域。區塊鏈不是唯一一個解決方案,有很多可替代的方案可以使成本降低,時間縮短。

而區塊鏈在供應鏈金融落地最大的問題,首先是沒有核心企業,難以建供應鏈金融的業務場景;其次如果有核心企業,其實都不一定需要區塊鏈了。

我們之前做過大米的溯源。溯源也有一些基本上我們沒想清楚的點,比如說區塊鏈可以保證數據不可篡改,但是上鏈的數據怎么能證明它是真實的?

在新摩爾定律的技術生命采納周期中,我們認為區塊鏈明顯處于早期,即Early Adopters。面對技術生命采納的鴻溝、高德納的死亡谷,我們認為區塊鏈技術至今還處于死亡之谷的左側,可能離跨越鴻溝還稍微有點遠。

無論Token價格的變化多少,我們認為區塊鏈產業化的空間確實是大,至于說這條路怎么走,怎么才能真正的做到區塊鏈產業化,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只是在尋求真理,但是我們目前還沒有找到真理。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622.jpg

趣鏈科技聯合創始人尹可挺:

我們把區塊鏈應用分為三個階段。

大部分公眾對區塊鏈的認識都處于第一個階段,即比特幣階段,最大的印象就是它是一個不可篡改的賬本。

第二階段是以太坊階段,我們把它定義成構建跨機構跨行業的新型模式,因為區塊鏈說到底是解決信息不對稱的技術,一個企業內部的方案往往也不會在這種分層的特別明顯,跨企業的合作在信息交付上會有一些不同承載。比如,我們今天市場上面做的比較多的,供應鏈金融里面涉及到生產企業,還有金融行業的,保險的等等,有多個行業共同參與的。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都是我們現在都在做的。

第三階段我們把它稱作趣鏈階段,是我們未來追求實現的,可能會比較遠期。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626.jpg

云象區塊鏈聯合創始人俞之貝:

從我們目前已經落地的案例來看,區塊鏈的商業價值目前還是處于信息層面,利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以此來降低業務成本和提升業務效率。與我們希望它能處理到的價值流轉層面還有一定的距離。

微信圖片_20190214100630.jpg

標準鏈創始人金海龍:

我認為區塊鏈世界的終極形態是分布式的超級計算機網絡,再小的智能產品都是分布式節點,甚至你的手機,家里的任何智能電器,只要是聯網的設備都可以是節點,每個節點自由出入,發揮各自的功能。智能硬件結合區塊鏈的特性,通過網關讓數據分布式存儲在廣泛分布的系統中,用區塊鏈邏輯解決數據所有權的問題。

區塊鏈如何賦能實體產業

問題:如何看待區塊鏈技術賦能實體產業?

魚朋:從這個方面,我們想把成本降低,研發之后所有的企業進來,成本就會降低,降低之后很多的一些企業它慢慢會結成它自己的聯盟,所以我們希望推動聯盟的發展,有了聯盟各個行業或者是跨行之間,它形成各種聯盟鏈。聯盟與聯盟之間再通過一些跨鏈的技術導向之后,對這個企業的上下游運轉效率,對企業的信用體制,金融都應該帶到從點到面,量到質的一個過程。現在我們還不去談賦能到什么程度,而是全力推這個事情,然后幫助企業有這個意識慢慢進來,進來之后才能夠建立一個生態,慢慢往往去推進。

西安軟件開發、西安APP開發、西安軟件外包、西安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建設、電商軟件開發、社交軟件開發、直播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制作、西安區塊鏈開發

劉明瑞:我們覺得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區塊鏈是一個后臺技術,僅僅靠區塊鏈是不夠的,區塊鏈必須要結合其他技術,比如說區塊鏈+數據智能,區塊鏈+物聯網,往往這種結合之后的技術創新才有可能帶來一些行業的變化。

金海龍:我覺得我們真的要賦能實體經濟的話,從技術公司角度來說,先把活干好,把這些最底層的先做好,在實際應用中,可以從需求方面挖掘,再反過來對技術提要求。

越來越多的小程序入口,也治不了薅流量者的焦慮

2019-02-11

微信小程序發布時,張小龍說小程序沒有入口,唯一的入口就是二維碼,嚇退了不少擅長各種互聯網增長手段的開發者。

后來微信還是慢慢給小程序增加了一些「入口」,比如在聊天頁面下拉可以調出用戶最近使用過的小程序。即便如此,微信還不忘跟大家開個玩笑,當你按住屏幕,把聊天頁面拉到最底端時會發現一行小字,「這不是入口 ^_^」

微信圖片_20190211113955.jpg

相比之下,在微信之后相繼推出小程序的快應用、支付寶、百度、今日頭條則像比賽一樣,爭相展示自己入口之多:搜索、網頁跳轉、應用商店、文章詳情頁、支付成功頁面……像熱情的掌柜招攬顧客,「來吧,這里才是天堂。」

不過開發者還是用腳投了票。現在,微信已經有 150 萬開發者和 100 萬個小程序,日活躍用戶達到了 2 億。相比之下,支付寶小程序數量剛超過 2 萬,快應用更慘,上個月小米在微博透露,快應用注冊開發者終于超過了 1 萬。

微信圖片_20190211114000.jpg 

今日頭條和百度的小程序,都還在非常早期的階段,不少開發者像對待一開始的微信小程序一樣,還處在觀望狀態。

當然,如果把原因簡單歸結為微信的「克制」對其他平臺的「放縱」的勝利,顯然是偷懶的。一個有 10 億月活躍用戶的社交軟件,本來就有巨大的優勢。但微信和其他平臺小程序冰火兩重天的境遇,還是值得我們思考:那些讓人眼花繚亂的入口,究竟有多大的含金量?想要在微信之外的平臺有所作為的團隊,到底該怎么辦?

很多小程序團隊都交流過這個問題,上周,我們還特意邀請了 4 位同時在多個平臺上線小程序的開發者,舉辦了一場主題為「

越來越多的小程序平臺,開發者/商家該如何選擇?

」的圓桌對話。 

很有意思的是,分別來自人工智能、連鎖便利店、O2O 和在線直播等 4 個完全不同行業的開發者得出一個相似的結論:小程序更依賴的是場景而非入口,對于各個小程序平臺來說,只有在平臺主場景上的所謂「入口」,才是有意義的。

入口,本意僅是指進入某一場所的地方。但在互聯網領域,這個詞有著超出其本意的魔力,所謂「入口」,指的是用戶通往其他互聯網服務的必經之路。

從雅虎的線上黃頁,到 Hao123 網址導航,甚至是 360 安全衛士,無一不是「入口論」的產物。它們幫助無數「小白」用戶更方便地使用互聯網,并以此獲得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在很多互聯網從業者眼中,入口就意味著一切。即使不能成為入口,也要想盡一切辦法了解入口、迎合入口、利用入口。因為一旦和入口搭上關系,不管產品做得怎樣,都意味著數據的指數級增長。

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入口論已經大打折扣。

在手機上,用戶需求被一個個特定的 app 滿足,而不再有一個集中式的如關卡一樣的入口。雖然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成熟,用戶逐漸集中到一些超級 app 上,但他們依然會根據這些超級 app 的特點自行選擇第三方服務。強行介入內容和服務的分發,很可能會傷害用戶體驗,最終傷害平臺本身。

小程序是超級 app 能力的延伸。最近一片唱衰微信小程序的聲音中,就有業內人士敏銳地指出,小程序投資遇冷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以 app 的邏輯對小程序估值是不合理及難以為繼的。對開發者來說,「薅來」的流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離去。

但如果放在微信生態內看,小程序就像血管一樣,把萬千個微信群、公眾號、聊天頁面連接了起來。它能為用戶創造價值,也能創造商業價值,即使價值并不是直接的。

支付寶、百度、今日頭條也不例外,小程序都是平臺生態的一環。同時,用戶使用每個平臺的主場景也不同,比如百度的主場景是搜索和信息流,微信的主場景時通訊,支付寶的主場景是付款和生活服務。


對開發者來說,不同平臺的小程序,需要針對平臺的主場景制定不同的運營策略,甚至需要在產品端進行針對性的調整。

YY 直播產品經理告訴筆者,YY 直播的百度小程序上涵蓋了短視頻,但微信上就僅有直播。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百度由于搜索屬性,用戶核心訴求是信息的快速觸達和瀏覽,「抓手」主要是信息流,短視頻形態更適合引流。但微信的主體是通訊工具,核心是社交關系鏈,所以 YY 選擇直接從主體業務出發來探索內容對群體的觸達和服務能力。

科大訊飛用戶增長負責人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在微信小程序上,他更關注留存率和月活,因為在微信生態里,絕大多數的小程序來自于微信社交關系鏈的互相推薦,所以保證有穩定的用戶流量很有必要;但是在今日頭條和百度上,他會轉而關注用戶數和轉化率,信息流曝光是很多小程序觸達用戶的核心渠道,他們更加「用完即走」。 

除此之外,百度的搜索關鍵詞對開發者也有很強的吸引力,小程序如果能匹配相應的關鍵詞,勢必會帶來巨大的流量。齊車大圣團隊在百度上線了違章查詢小程序,當用戶搜索「違章」等類似關鍵詞時,首個搜索結果便會出現違章查詢、繳費等功能入口,再次點擊后即可調用齊車大圣的查違章小程序。這讓齊車大圣的 DAU (日活躍用戶)在一個月內增長了 370%。

但目前來看,如何匹配百度關鍵詞,百度會不會引入競價排名等開發者關心的問題,還沒有明確的答案。

西安軟件開發、西安APP開發、西安軟件外包、西安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建設、電商軟件開發、社交軟件開發、直播軟件開發、西安網站制作、西安區塊鏈開發

幾個平臺鮮明的特點也意味著它們有明顯的局限性,開發者在選擇時,要對自己的產品和平臺特點有更多的了解。比如今日頭條在個人主頁和錢包里的入口,百度在個人消息頁的入口,支付寶在收藏、信息流的入口,對開發者來說就是個「陷阱」,它們不是平臺的主場景,花費過多的精力很可能得不償失。

對于致力于薅流量的團隊來說,小程序并不獨立于平臺的特點是個不好的消息,因為那些不在平臺主場景內的眾多入口,不過是巨頭們的話術罷了。

济公心水论坛